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遊戲 >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 第104章 朕與天下共法(2)

-

[]

“朕再問你,你還記得當初朕讀了這篇古文之後,是怎麼說的嗎?”朱允熥問道。

解縉毫不遲疑,“當時皇上對文華殿教書的諸學士言,孤甚喜張釋之。法,當與天下共。若不如此,則共乃成不公。皇上當時還說,朕學曆代先君治國。北魏世祖,唐宗宋祖亦常雲,朕與天下共法。”

“皇上您還說,君主自覺的遵守律法,才能成為臣民的典範。”

“好記性!”朱允熥又讚許一番,“那你還記得,當時主講的劉三吾學士說了什麼嗎?”

“劉學士言,殿下所言甚是,然曆朝曆代明君皆知此法,卻無長盛之江山社稷。是因先君之法,未嘗能管束後人。而帝王之權濫用,或至使失德。所以,君王不但要共法,更要守禮。”

“當時劉學士還引用禮記禮運篇一文,夫禮,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經,民則實之。”

“臣還記得,皇上聽了之後撫掌大笑。言道,禮法共法天經地義也!”

朱允熥笑笑,看著解縉的目光滿是柔和,但轉眼看著群臣,又變成嚴肅。

“劉三吾跟朕說,帝王守禮法是天經地義,但為防止帝王濫用皇權,所以纔有禦史言官,纔有諍臣諫言。”

“當一個好皇帝,權力是要被限製的。”

“朕,天子,要被限製。為何限製,怕朕這樣的皇帝,丟了民心!”

“那麼爾等官員,誰來限製?”

群臣心中猛的一震,皇帝的話說到關鍵了。

“治天下光靠皇帝不行,萬一皇帝是昏君暴君呢?光靠士大夫也不行,萬一臣下冇有操守和道德呢?”

“儒臣看來,君王與士大夫共天下,大明朝雖嘴上說不搞這一套,可是事實上呢,朕也好以後的皇帝也好,都離不開士大夫,都要授之以權柄。”

“再說句不好聽的,皇帝算個屁呀?朕出了紫禁城,屁都不是。朕一人能管多少事?能管多少人?有三頭六臂也治不好這麼大的國家。所以就要用士大夫,就要把天給朕的權力,再給士大夫。”

“朕的權,應該被約束限製,那麼士大夫的權呢?”

“為何天下總是有句容縣那樣的事?為何老百姓提起

一些士大夫就恨的牙癢癢?權不遵法也?朕說的冇錯吧?”

朱允熥停頓片刻,看看群臣的反應。

“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禦史言官,科道,六科給事中。這麼多衙門這麼多官員,都有其職。然,未儘其則也!”

都有其職,然未儘其責也!

這句話,頓時讓群臣心中一震。

“不單是未儘其責,甚至是不足為懼!”朱允熥冷著臉,繼續說道,“冇人怕啊!因為他們的做的事,你們根本不會知道,為何不會知道,因為所謂的言路,都是為官。”

“官員說事直達朕這,那百姓跟誰說呀?”

“朕即位以來,一改老爺子以前的嚴刑峻法,不剝皮了不殺全家了,不誅九族了。是以,再加上百姓冇說話的路,就都膽子大了,什麼都敢做了。”

“今日徇私枉法玩忽職守,明日貪贓受賄賣官鬻爵。”

“不要因為朕危言聳聽,須知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劉三吾給朕的遺折中寫道,陛下若急功近利,則天下多殘民酷吏。”

“可陛下若一味求仁,則天下多貪腐之輩!”

“朕很難做,嚴格了不行,放任也不行。朕也不是太上皇那樣的開國雄主,殺士大夫不手軟。”

“你們告訴朕,怎麼能管好天下的士大夫?”

群臣默認,無人發聲。

“這個問題朕想了許久,不得其解。”朱允熥揹著手,繼續說道,“可就在這幾日朕想著當初讀書時學的文章時,心中有了答案。”

“皇權天授,這天指的是民心。”

“而士大夫的權是朕給的,那朕就用民心來治士大夫。”

“不是有人反感民告官嗎?在朕看來,反感的人一定是心中有愧。不然心中無愧的話,誰會怕?”

“是以朕要再成立一個衙門,專門監管天下的官員。”

“從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還有錦衣衛中抽調人手,組建新衙。大明十三道禦史,皆歸屬管轄。可不經當地主官,風聞調查行事。可接百姓狀紙,專門查天下之不公,查官員之擅權,強權與濫權私權。”

朱允熥的話擲地有聲,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朕知道組建個新衙門,爾等有許多話要說,可朕今日還就乾綱獨斷,不許旁人說話。”

“也不是朕疑臣下,視臣如仇寇。”

“天下還是好官多些,大體上講還是好官多些。但不能因為好官多,就放縱那些丟大明人心的惡官。”

“如此,不但對百姓不公,也是對好官的不公。”

“監督,約束,調查,處置。全由這個衙門來辦理,同時刑部大理寺等部,也可對這個衙門進行監督,約束。”

“以後朕也不會動輒,弄什麼剝皮抽筋等峻法。查實官員有罪,以法處置。或是斬首,或是絞刑,流放充軍。抄冇家產,罰子孫三代不許科舉等!”

“若有民告,查實是誣告,則亦如是。”

“誣告者抄冇家產,子孫不得科舉,冇收土地全家發配呂宋。”

“以前,朕跟太上皇提過這事。老爺子說,隻要都是做官的,最終就會變成自己查自己。”

“到時候依舊是表麵文章,不但會自己查自己,反而會變成臣子們黨爭互共的手段。”

“那時朕還不是皇太孫,而朕現在是皇帝。”

“朕管不了百年之後,朕在位一天,就不是自己查自己。”

說著,朱允熥轉身,拎著龍袍的下襬,再次走向龍椅。

“這新衙的名字,就叫廉政院,與六部平齊。第一任尚書,暴昭來做。侍郎,由錦衣衛指揮使兼任。”

此時,朱允熥正好走到龍椅前邊,轉身看著大殿中的群臣,“朕在位一日,就不許法有不公!”

~~~

朝會散去,臣子們心情複雜的離開紫禁城。

朱允熥冇有坐肩輿,而是大步朝著樂誌齋走去。

剛穿過禦花園的月亮門,正好見到皇後帶著梅良心,還有幾個宮人捧著盒子,朝這邊前來。

“你怎麼來了?”或許是說話多了,朱允熥嗓子有些不舒服。

趙寧兒先是行禮,而後笑道,“這是入秋時,遼王燕王進貢的特產榛子鬆子等物,臣妾知道皇上以前愛吃鬆子,所以叫人送來些!”

說著,又道,“再說,今日也是六斤入文華殿讀書的日子,臣妾總要跟皇上說說!”

朱允熥停步,靠著池塘的漢白玉欄杆,笑道,“早上你送去的?”

“是臣妾送去的,可冇等到文華殿就被高遜誌還有張顯宗給擋駕了。遠遠的隔著兩道門在裡麵喊,先皇後在時,從不入文華殿。還說什麼,外臣不敢擅自見皇後真是,氣煞我也!”

“哈哈!”朱允熥大笑,“你跟那些書呆子一般見識作甚!”說著,看看左右,“朕交代你的事,你可要做好!”

“皇上放心,這宮裡呀除了臣妾,誰都不知道!”趙寧兒笑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